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亲亲河 育儿 亲讯

情感界的“权健”:小鹿套路情感、年赚数亿、维权群起

2019-5-28 13:49 378 0 原作者: 爱哭的鱼
简介
2019年情人节的情感市场波澜不断,小鹿情感首当其冲。此前,锌财经发文《PUA“一代宗师”:我不是女性杀手》,部分提及小鹿情感及其创始人巫家民。其笔墨不多,但获得的关注很大。最近又有多名网友告诉锌财经,小鹿情 ...
2019年情人节的情感市场波澜不断,小鹿情感首当其冲。
8241f484139b6e4fdfe6c32c735e0fd8.jpg
此前,锌财经发文《PUA“一代宗师”:我不是女性杀手》,部分提及小鹿情感及其创始人巫家民。其笔墨不多,但获得的关注很大。
最近又有多名网友告诉锌财经,小鹿情感频频收到来自各方投诉平台的大量投诉。
在聚投诉、消费保、黑猫投诉和质量万里行等投诉平台,超半数投诉者认为,小鹿情感存在虚假、误导宣传的问题,其余多为霸王条款、不予退款等问题。
学员们自发建立了“小鹿维权群”,直言一种人财两空的无奈。有学员甚至以权健式骗局形容小鹿情感:“权健的今天就是小鹿的明天。”
3a495f39b683a26ca013f7ecfdc8eca2.jpg
而天眼查数据显示,小鹿情感在3年里拿下了5轮数亿元的融资,引来熙金资本、真顺基金、江铜投资等多方资本热捧。创始人巫家民称,小鹿情感2017年销售额超数亿,吸引注册用户超1000万……
维权四起却一路做大,小鹿情感及其创始人巫家民,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情感套路,批量产销
学员张果今年32岁,身材姣好,做客服工作。半年前,男朋友态度突然发生变化,觉得俩人不合适,提出分手。
张果一时很无助,上网找到小鹿情感,想挽回前男友。因挽回决心极大,她在小鹿情感平台上共消费了三次:
在“N团”消费3800元;“花城情感”消费3600元;在“白魅”消费9800元。这些都是入驻在小鹿情感App平台上的导师团队。
042322f1a25d06d42dfce6a232e82a31.jpg
张果消费记录
第一次,在“N团”的“指导”下,张果买了大量的时装、化妆品,花3700元去纹眉,没什么效果。
第二次,求助“花城情感”,导师安排她去拍“写真”,又以失败告终。她说“都是套路,给的意见跟第一家差不多,让发私房照给前任。还猜测我前任有女朋友了,说想办法把他们拆散。”
第三次,在“白魅”团队,导师连套路都不给了。交费12天,导师刘健并没有给到任何方案,投诉之后换了导师李晨曦,依旧没有给任何有效方案。
f9d262927ec9b339f88a95b1a5c27c72.jpg
张果认为,该团队收了钱没提供服务,存在消费欺骗。要求退款,未果,走上了维权路。
几个月后,她在一个“小鹿维权群”发现,受害者还不少。群成员以年轻女性为主,他们自称遭受过小鹿情感入驻团队的情感导师的欺骗,退款也不成。
26岁的东北小伙石磊也是维权者之一。有一天,石磊的前女友突然跟他说,觉得他对自己太好了,太关心她,所以她压力很大,分手了。
三个月后,即2018年4月,他接触到小鹿情感导师团队。在工作人员煽动下,他分两次一共交了9600元的私人定制服务。
3a495f39b683a26ca013f7ecfdc8eca2.jpg
石磊消费记录
导师出招,让石磊先不联系她,半个月后再以朋友的身份跟她交往,在前女友不抵触的时候,再进行关心。
石磊认为这些导师教的都是一些套路,根本不是什么私人订制。前女友很反感这些套路,“我加了她微信5次,她又删了我5次,最终真的分手了。”石磊说。
作为线上情感咨询App,小鹿情感入驻了多个情感导师团队,后者开设有直播课、FM音频、文章,内容包含分手挽回、追女生、分离第三者等。
多人询问下来,锌财经发现,小鹿情感存在多种套路,批量化产销情感。
首先,在诱导学员消费时存在套路。导师声称“保证成功”,抓住了用户“情感失败”、“毫无理智”的弱点,让学员深信不疑。
aa9cd2313e28d6c7af1efb3f336c12e1.jpg
导师聊天记录
其次,在教授学员时存在套路:用户不同,情感模板却换汤不换药,如“重新塑造个人形象”“对前任进入一个冷漠期”“写真诱惑”“代运营朋友圈”“代聊”等。
另外授课体系流程化,课程基本都是“断联”、“代聊”、提升自己魅力、“二次吸引”等内容。
肖邦团队张老师告诉《每日人物》,他们“一个月一般有200-300个学员咨询,一个导师可能同时服务10多个学员”,这无法保证工作精力和服务质量。
用户维权,不单单是因为没有挽回成功,更是因为他们在付出了高额的费用之后,没有得到被承诺的服务,这就存在欺骗。
小鹿做大,争议俱来
学员维权四起,却无碍小鹿情感的生意不断做大。
知情人士描述,小鹿情感的总部位于武汉洪山广场的长城汇大厦,4000平方米的小鹿情感办公大厅相当豪华。
小鹿情感隶属于北京魅动力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巫家民。
据天眼查,该公司三年获得五轮融资,至2018年2月,该公司进入C轮融资数亿元人民币,投资方包括微影、纪源等知名投资机构。
这些年来,公司员工人数已从原来的寥寥无几飙升至近500人,创下了数亿元的年营收。
贴上“创业”的标签,巫家民有一个广为人知的身份:创业黑马新媒体分会副会长,魅动力入选2018i黑马中国准独角兽TOP50夏榜。2bc7f2e8d90bf03cf5ede8fd251c64af.jpg
虚假宣传,资质存疑
两个月前,《每日人物》报道小鹿情感的白魅、恋爱研习社、邂逅情感、N团、无月、苏昊等团队自称获有国家一级/二级/三级心理咨询师、国家婚姻家庭咨询师等证书。
事实上,我国从未有过国家心理咨询师、国家婚姻家庭咨询师这类职业资格名称,正确的称谓为心理咨询师、婚姻家庭咨询师。2017年就被国家取缔,仅作为相应的能力水平证明。
锌财经近日查看这些团队资质,多已去掉“国家”字样,仍保留“一级/二级/三级心理咨询师、国家婚姻家庭咨询师” 等字样。
有些导师的证书和他本人还对不上号,张果曾让导师出示个人的专业资质或者证书,她放大了仔细一看,“证书上的头像跟他明显不是一个人。
部分导师资质打了马赛克,不辨真伪
资深心理情感专家张聪告诉锌财经,“像小鹿情感提供的情感挽回、修复情感、魅力提升这些,不属于心理咨询或者情感咨询的范畴,更接近于社会调解员,或者是社工的部分工作。”
另有媒体指出,小鹿情感伪造“教育部旗下”称号,其“教育部旗下人生科学学会认证机构、婚姻家庭研究会认证机构” 涉嫌造假。
张晓毓律师认为,如确有充足证据证实经营者恶意欺诈,可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要求其赔偿所支付的服务费用的三倍赔偿等相关损失。
3、价格乱象,半天降六千
在小鹿情感,学员付费从1000元到10000元以上不等,没有统一标准。
消费者提出,白魅团队给每个人的收费标准不一样的,但是其提供的服务标准和方式都是一样的,安排的导师同样也都是刘健。

即便是同一个学员、同一个情况,收费也朝令夕改。尹雪接触白魅团队时,“他们上午跟我报价9800元,我说再考虑。结果下午他们报价3800元,和9800元接受同一个导师的指导。”
导师聊天截图
律师张晓毓认为,如果服务质量远不及合同约定,消费者可以要求解除合同、退款,如果不愿意返还可以提起诉讼、进行维权。
4、不签合同,不开发票
学员们反映,小鹿情感的情感机构很少主动跟用户签合同。小鹿情感导师解答学员的情感,主要是通过微信文字和电话语音交流,打款也主要是线上打款,大多无发票。
浙江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夏谨言认为,尽管订单可以看作一份合同,但是不签署书面合同存在很大的风险,当合同一方违反约定时,守约方将很难维权。
张晓毓律师认为,情感机构有主动提供发票的义务,否则可能有偷税漏税的嫌疑,对此消费者可以去税务机关进行举报。
即便有些消费者跟小鹿情感签了合同,效果也不尽人意。张果在跟“白魅团队”合作时,在她强烈要求下勉强签了一份非常简单的合同。
合同上写了一些服务条款,但没得到履行。白魅团队的李晨曦告诉张果,书面归书面,执行归执行,不会严格按照合同来。

张果的合同
张晓毓律师认为,若情感机构不履行合同,消费者可向消费者协会投诉情感机构,去具有管辖权的法院起诉维权。
5、退款艰难,逃避责任
学员维权要求退款,小鹿及其导师往往相互推诿、不予满足。
小鹿情感平台退款期限是15天以内。锌财经发现,消费者退款艰难多是因为这个“15天骗局”。若导师在15天之内直接玩消失,学员申请退款可能被拒绝,因为已经“过了15天”。
平台退款条款
小鹿在其平台三方服务协议写道:“付费用户知悉,小鹿及咨询师均不对结果做任何承诺,若挽回目标或预期效果在购买服务时长内未达到,不得以此为由提出退费或折扣要求。”“咨询师提供的是咨询服务,付费用户不得要求咨询师或小鹿平台进行任何形式的承诺。”
平台退款条款
律师认为,这是小鹿情感在有意识地排除自身法律风险。“这些免责条款在一定程度上是在提醒消费者不要相信咨询师的夸大承诺,消费者作为成年人,在消费之前应该要有自己的判断。”
如果在服务期间,消费者没有得到相应服务,可以要求退款、解除合同,如果情感机构和平台不执行,可以起诉两者。
PUA进化,道德存疑
小鹿情感乱象,根本原因是什么?
还得从PUA说起。
骗财骗色、迫害女性、诱导自杀,PUA自传入国内以来就声名狼藉,尤其在最近几个月,频繁被媒体关注。
前面说过,小鹿情感创始人巫家民,早年曾创办过PUA(把妹达人)社区坏男孩,它与小鹿情感同隶属于北京魅动力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坏男孩自称是“亚洲人气最旺的男性约会技巧”,从坏男孩分叉出去的浪迹导师王环宇曾被警方带走,随后大批关于PUA的网站关闭或转移到地下。
年前,锌财经就PUA问题问询巫家民,后者一听到这个词之后的反应很激动,他告诉锌财经,“坏男孩学院已经停掉了,小鹿情感根本没有PUA的东西。”
但巫家民不否认和王环宇相识,当年发生的事历历在目,他自称拥有王环宇涉事材料,“你要这些材料我都可以提供。”
巫家民现在极力撇清PUA,却欲盖弥彰,在百度搜索这个关键词,右边的四个知名人物中,有两个是他的名字(tango是他以前的花名)。至少大数据认为,他和PUA是有关联的。
这些自称拥有心理学资质证明的导师,有很多来自最初的PUA江湖,在转移战场时,在巫家民标榜的“情感生意”场里,仍用着PUA的老套路……
一个“骗”字混入这门“情感生意”的始终。这门来源于PUA的生意从诞生以来就带着畸形。
就算脱离了PUA的要素,巫家民眼中的“情感生意”也很成立。
情感专家岳伟认为,“情感困扰是一件比较复杂的问题,仅仅是依靠话术、套路,也许能解决表面问题,但无法维系长期关系。”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第三方提供的服务,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人人财两空。” 情感专家“扎心大锅锅”说。
锌财经在跟几位律师聊的过程中,他们都认为这些消费者本身也存在问题,比如法律意识淡薄、不够理智成熟、盲目冲动消费。
而小鹿和这些情感机构正是吸引了这部分人群,利用了他们的弱点来发财,这才是他们最“恶”的地方。
(应受访对象要求,维权者皆为化名)

收藏 邀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精彩阅读

关闭
Community育儿社区
日记
百科Knowledge
服务Services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亲亲河   

亲亲河 X3.2© 2011-2017 Comsenz Inc.  亲亲河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北京12318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网络110报警服务 陕ICP备17003677号-1 | 陕ICP备17003677号-1